无畏书库 > 穿越历史 > 我成了大宋守护神 > 第0200章 阿姐又双叒叕怀孕了

第0200章 阿姐又双叒叕怀孕了

推荐阅读:无限之贝利亚奥特曼无敌复制系统天医仙尊在都市无限独行最强乡村神医都市之荒岛求生诡三国我在镇妖司养鲲探案的日子这个上门女婿很狂朕就是亡国之君

    大相国寺的码头里停靠的都是两千料一千料的货船,因为河道容纳不下大船,这里只是负责将物资和货物运到青州的入海口,那里停靠着水军的几十艘三千料大船。

    吕惟简早就带着大军开拔到青州登州一带补给了,大相国寺这里是由刘崇指挥,为了不引起骚乱,濮王赵允让早早的带着天武军一万两千人从东水门出城了,他们会在卢记炸鸡工坊那边登船。

    皇城司的人一直都没有停歇的监视着几处外国使臣的别馆,特别是辽国使馆。

    张婵带着吕宋使臣的车队过来,那位使者再次见到卢瑟热情不减当年,特别是之前在新年朝贺大会上让他大赚了一笔,这次回国带了不少货物,其中就有不少琼楼出售的小衣和香水,他相信卢记的产品必然会在吕宋国掀起一场风暴。

    “别误会,是官家让我来送送你。”张婵声音很轻,但是话里透着满满的嫌弃,“在外面别弱了大宋的气势,不然我可不会轻饶你!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卢瑟什么都没说,上前抱了抱他,然后行礼上船。

    陈吉祥早就已经站在船舷上了,他紧了紧袖口里的册封圣旨,可不能出现什么纰漏。

    “刘虞候说我们的船队会先抵达青州和登州一带?”陈吉祥好奇道,“那意思是,我可以先回去一趟?”

    卢瑟想起陈吉祥给他提起过,他老家是登州的,“反正距离青州也不远,那就去一趟登州好了。”

    “那艘船上是这次被流放到登州的罪人,可能有一些是你的熟人。”陈吉祥丢下这句话,就自顾自的返回了自己的船舱,这次出门不用伺候官家,可以有自己独立的船舱,他还是很满意的。

    卢瑟朝着那艘一千料的小船看过去,只见船头尾都站着好几名开封府的差役,船头上那名捕快应该是这次负责押送囚犯的头目。

    “见过章大人!”身后传来大哥哥卢琴的声音,卢瑟看去,原来是开封府判官章得象上船了,“章判官,你终于来了,那么就让船老大开船吧!”

    章得象此次前往福州府,是作为乡试主考的身份,理应不该和卢琴有过从甚密的交流,不过这艘船是卢家的船,船上除了自己还有官家身边的大红人陈吉祥在,有谁敢嚼舌根?

    “卢琴贤弟,此次乡试想必胸有成竹了吧?”章得象实际上比卢琴没年长几岁,叫声贤弟也不为过,卢琴连忙行礼回道,“不敢不敢。”

    “大哥哥,你这般客气下去就没意思了,大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卢瑟口无遮拦的话,引得几人大笑起来。

    “呵呵,卢小子,也只有你敢把宰辅比作蚂蚱,说到蚂蚱,老夫都饿了,早饭还没弄好吗?”寇准这个老流氓怎么会在船上?看到王旦并不惊讶,本就是自己邀请他来的,王旦身后吕务简搀扶着他老爹吕蒙正,特么,那不是陈彭年吗?连曹利用都在船上?这是什么鬼操作?

    “几位相公,千里送行终须一别,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卢瑟上前行礼道。

    “卢大人,您瞧瞧,我说的吧!”寇准冲着卢察笑道,“你家里这个小鬼头见不得我吃他的白食,这就要赶我等下船了!”

    “瑟儿,不得无礼!”卢察难得板着脸,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样,“几位相公都是去汤埕村泡温泉的!”

    啥?

    “几位相公都走了,那么,官家他老人家...”卢瑟本想说你们都撂挑子了,官家他一个人光杆司令能玩得转吗?

    “咳咳!”卢察冷不丁的干咳起来,更像是在刻意的暗示什么。

    难不成,官家也在船上?

    就看那边陈吉祥一张小脸惨白,在前面引路,后面那个埋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的,不是赵恒又是谁?

    “原本以为凑齐一桌麻将的,没想到居然是一桌德州扑克啊!”卢瑟喃喃自语道,他可以向神明发誓,他是忽悠过赵恒,但是没想到他真的丢下国事出来旅游了,心里默念着,“随便吧,只要不跟着西征就好。”

    哎,好像还少一个人,陈抟呢?

    “哎,见到我师傅了没?”

    “哎嗨哟,乖徒弟,终于想到为师了啊?”

    “师傅,你不会从那天吃到现在吧?”卢瑟一眼就看到船顶冒出来的脑袋,嘴里叼着一根羊腿,这大清早就吃那么油腻的东西,除了陈抟也真是没谁了。

    “你还有脸说,说好的管够呢?早饭呢?”陈抟不给面子的揭短,“别杵着了,去厨房,那个张九郎手艺还是不错的,就是速度太慢了!”

    再说到张婵离开大相国寺,刚刚跨上马,一张纸条从袖口掉了出来,他眼疾手快的撂在手里,展开一看,惊得汗毛倒竖,“贼子,居然敢走私铁器!”

    “启禀都知,官家...官家又微服出访了!”一名密谍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张婵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官家啊!您又给我出难题了!那...李婉怡和皇子呢?快说!”

    “也不见了!”密谍低着头,等待着张婵的怒火发泄。

    “那你还楞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八百里加急,赶往青州!”张婵以为这都是卢瑟的意思,难怪这小子今天见到自己阴阳怪气的,还偷偷塞了小纸条给自己,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可不能再来一场宫变了!

    船队抵达城外卢记炸鸡工坊的时候,那十几艘两千料的船只才堪堪将赵允让麾下的天武军带上。

    当赵允让上到旗舰上,看到正在和几位宰辅吃着汤饼,叫嚣着多几个荷包蛋的官家时,腿脚有些发软,好在卢瑟在后面撑了他一把。

    “别看着我,他要去哪里,还用问我们意见?”卢瑟口中的他自然就是指赵恒,赵允让只得认命的点头。

    “允让来了,你要几个荷包蛋?这都是朕亲自煎的,寇相都说好吃!”赵恒第一次下厨就是煎荷包蛋,还别说前面几个还有模有样的,后面那一坨他偷偷的拨进了自己的碗里,陈吉祥劝了好久,都被他塞进了嘴里,嘴角的蛋液都没来得及擦拭,又跑进了厨房,非要自己尝试爆米花!

    卢瑟点了下卢欣儿的额头,“让你多嘴吧?你自己吃过不就好了,非得和那些老头子争个明白干啥?”

    小丫头也知道自己闯祸,不停地在卢氏的怀里抹泪。

    “你凶她做什么?”赵恒不知道几时跑到几人身旁,脸上还有几道污渍,“看这小脸委屈的,朕警告你,再凶她,屁股打烂!”

    赵恒这是父爱泛滥啊!有个皇子玩还不够啊!女儿,好像真没有,六个儿子没了五个,罢了。随他吧!

    李婉怡也出来了,见到卢欣儿也是欢喜的紧,将卢欣儿带到自己的舱室里,好吧,这原本是陈吉祥的舱室,他独立舱室的梦想再次破灭了。

    “卢小子,你知道吗?昨日,官家已经将李婉怡升为贵妃,杨婉仪升为淑妃了,还有杜昭仪升为德妃,其他七七八八升了不少人。”王旦拉着卢瑟到一边,“你知道官家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我阿姐要成皇后了?”卢瑟说出来,自己都有些不信的捂嘴。

    王旦点了点头,“其实,封为贵妃,就等同于皇后了,随后封后也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杨婉仪...杨淑妃能同意?”卢瑟看向王旦。

    “目前谁让李贵妃膝下有个皇子呢?将来就是太子、皇太子...你懂了吧?”王旦科普道,“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在。”

    “我不求功劳,但求无过!”卢瑟坚定道,“只希望身后的这片土地能够世代安宁祥和。”

    “去,别站着,爆米花!”王旦居然俏皮的推了一把卢瑟,用手指了指没有几颗牙的嘴笑道。

    “爆米花来嘞~!”张九郎一脸焦黑的从厨房里钻出来,身后跟着自己带的几个徒弟,脸上都多少带着点烟熏的痕迹。

    “什么情况?厨房里在干啥呢?”卢瑟好奇的来到厨房观看,我勒个去,这看到了什么?到处都架着烤肉架,灶口塞满了...石头蛋子?不对,这是叫花鸡!

    师傅啊师傅,你这是要从大宋一路吃到阿拉伯啊?

    爆米花做了很多,不光是堵住了几位相公的嘴,就连吕宋使者也甚是满意的看着手掌心里白似如雪爆米花。

    船上负责陈吉祥安全的又是老熟人毛大郎,他走近卢瑟,凑到他耳边低语道,“那个受伤的阿拉伯人我们安排在了后面那艘船上,还有一批人大概二十几个,自称林家人,说你认识的,也一并安排在了那艘船上。”

    “辛苦了。”

    “不辛苦,都是为了官家!”

    “我只是觉得有点对不住张叔。”卢瑟面带微笑道,毛大郎心里呐喊,哪里见你是不好意思拉?分明就是幸灾乐祸啊!

    毛大郎带着一队密谍离开后不久,青岚过来,“师尊,物资都清点完毕了,没有耗损。”

    “将要在青州出售的一批物资做好标记,你跟在张九郎身边多学习他的不要脸!”卢瑟话音刚落,张九郎就端着空盘子过来了,“七少爷,要说不要脸,九郎不足您的万一啊!青岚兄弟,没事,跟着哥哥我,包学包会!”

    “九郎,讲真,我们会经过泉州,你要不要回家看看?”卢瑟跟着来到厨房里,看着不断摆弄着各种烧烤的张九郎笑道,“这次西征挺危险的,我怕你还没来得及留后就把小命给交代了。”

    “师尊,九哥在京城有了个相好的。”青岚在一旁插了句嘴。

    “哟呵,可以啊!”卢瑟凑过去,用手肘撞了撞张九郎,“对方身世清白吗?要不要我抽空给你保媒拉纤?”

    张九郎整张脸垮掉,瞪了眼青岚,搓着手笑道,“七少爷,您知道的,我就是闹着玩的。”

    “青楼女子?”卢瑟横了一眼,“真要是喜欢,我就传信给舅舅,让他给你赎了她的贱籍,正式给你迎娶回去不就行了?”

    “她生过孩子...”张九郎低着头不敢看卢瑟。

    “生过孩子怕什么?你嫌弃她?不是你担心啥?”卢瑟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你说的那女人是不是在州北瓦子一带的青楼里?”

    “七少爷明见,您真神了!”张九郎不得不服气,“这次之所以跟着您出来,就是想赚一票大的,回去好给她赎身,这个女人可怜啊!”

    “去信卢记小芦,让我舅舅给那女子赎身,你将女子的头牌名告知青岚,就这么决定了!”卢瑟身上一种不由拒绝的气势,张九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当场赌咒发誓,将来就是卢瑟的人了!

    “怎么个意思?你还想跳槽咋的?”卢瑟橫了他一眼,也没多做解释,“我只有一个要求,对这个女人好点,如若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青岚已经带着口信去船上放置信鸽的地方了。

    张九郎哼着小曲,干劲十足。

    卢瑟来到了赵恒的舱室里,卢欣儿居然躺在皇子的身边,静静的睡着了,李婉怡,哦,李贵妃正在一旁给两个孩子扇风。

    “见过阿姐,恭喜阿姐贺喜阿姐!”卢瑟小心翼翼摸进舱室里,行了跪拜礼。

    “起来,快起来。”李贵妃上前拉起卢瑟,给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嘘,睡着了。这孩子着实可怜,你们家这是怎么回事?本宫看卢大人也是个不错的人,怎么家里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凄惨?”

    “这小丫头吧,说来话长。”卢瑟就将卢欣儿的过往给李贵妃叙述了一遍,李贵妃手里的帕子都被泪水沾湿了,左手握拳,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你说他们也在船上?本宫倒要去问问他们,良心还在不在!”

    “阿姐别动气,不在我们船上,在最后那艘押解船上呢。”卢瑟从袖口里往外掏了一把糖炒栗子推向李贵妃,“这是我们最新研制出来的小吃,无聊褒个剧,哦,闲聊的时候可以拿来吃。”

    “煲剧?哦,这是板栗吧?”李贵妃也是从民间入宫的,自然是认得板栗,“小时候在家,最喜欢带着弟弟妹妹拿一根竹竿从树上打板栗,用脚一踩就出来了,丢进火堆里烤着吃,可好吃了!你这个倒是新奇,中间还特地开了个口子,唔,好甜!你也吃!”

    “阿姐你吃吧,我这还有呢!”说着又摸出来一把栗子放在桌上,“回头我让厨房用生栗子磨成粉,熬成糊状的,给小家伙换换口味,也该断奶了吧?”

    “你这个小东西,才多大,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女人才知道的事情?”李贵妃宠溺的看着卢瑟,嗔怪道,“我正愁这件事呢,也好,你弄了试试,如果受益喜欢吃栗子末糊糊,算你首功!这段时间可没少被小东西折腾。”

    “过了人嫌狗憎的岁数就会好了,都一样的。”卢瑟轻描淡写的说道,李贵妃的眼眶却在这个时候红了,“阿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你别生我气!”

    “就是心疼你,阿姐不哭!”李贵妃醒了醒鼻子,擦拭着眼角,忽然起身道,“官家,您来了?”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把你阿姐惹哭了?”赵恒吓坏了,几步来到李贵妃身边扶着她坐下,“你阿姐有了,你小心着点!这不带她出来散散心的!”

    啥?又有了?

    老赵功力不错啊!

    “那这一胎估计是个小外甥女,我有预感。”卢瑟掐指一算道。

    “信你个邪,要是公主,你要什么奖赏朕都给你,要还是皇子怎么办?”赵恒玩味的看向卢瑟。

    “皇子就皇子呗,一母同胞兄弟,还能干出啥出格的事情?”卢瑟翻了个白眼道,“不过姐夫,我阿姐诞下皇子还不足半年,您就该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的。”

    这下轮到赵恒脸红了,是啊,朕到底在急切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小子,当宫里是你家后院啊?天天到点就来搅合!”赵恒嘴硬道,明明就是杨淑妃一天到晚过来抓|奸,啊,不是,搅合好事。

    “那姐夫,你这次和阿姐目的地是哪里?”卢瑟真的担心赵恒脑袋发热直接跟自己去了阿拉伯,这要是京城出点状况,官家宰辅都不在,可不得天下大乱啊?

    “这天下都是朕的,朕要去哪里还要给你小子报备啊?”赵恒像是被拿捏住了命门一样,直接找借口把卢瑟轰走了,“等会儿,那个栗子留下来,人可以走!”

    不情不愿的往外掏了十几把,桌上铺了满满一层栗子。

    “阿姐,怀孕的女人吃点板栗没事,可以补充很多营养物质。”卢瑟丢下这句话,就开溜了。

    “这小屁孩哪里听来的这些?”赵恒也是真的不解,“陈俊没事就给这小子灌输这些东西?老不修!”

    陈俊无辜躺枪,泡在温泉里不住的打喷嚏。

    “刚才瑟儿还在说要给受益弄点栗子末糊糊吃呢!”李贵妃捂着嘴轻笑道,“要是受益能有他一般聪慧就好了。”

本文网址:https://www.18hui.com/book/3023/52903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18hui.com/book/3023/52903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